忘了是在那看到一句話「結婚是半個世紀的承諾」,嚇得我一身冷汗,半個世紀聽起來好像很長,仔細想想也不過是五十年,什麼!要和同一個人相處五十年,光想要煮五十年的菜、洗五十年的衣服也是很可怕的。

 

印象還停留在趙詠華的歌「我所想到的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變老」,慢慢變也算得上是對婚姻的承諾,聽說有人拿這段歌詞傳簡訊向交往多年的女友求婚。

 

知道朋友交了男朋友,最想聽什麼?在那裡認識的?誰先開始的?嘿嘿我也是這樣問卡蜜拉的。

 

你相信一見鍾情嗎?卡蜜拉說第一眼見到友漢時,直覺告訴她,這就是她要的男人。八卦的開場在酒吧,卡蜜拉放學和女生朋友去喝一杯,就是這麼巧,女生朋友遇到隔壁桌的熟人,索性就併桌,成為二男二女的電影情節。

 

經過交往及同居幾年的時間,認為該是定下來的時候了,所以足足花了一年的時間籌備婚禮。我和同學於婚禮前半年就收到通知,我們也覺得友漢是值得託付終生的好伴侶,非常開心地接受邀請到瑞典參加她們的婚禮。

 

我們和新娘一樣開心,也一樣惶恐。瑞典婚禮!到底要怎樣舉行呢?完全沒有任何印象在書上或電視上看過相關的資訊,只好請新娘本人為我們解釋瑞典婚禮到底要如何進行。

 

第一項要做的事是租正式禮服,聽說出席的來賓,男的要穿燕尾服,女的要穿西式禮服。二個女生一起去婚紗公司,接待人都以為是我們二個其中一位要結婚,經過一番解釋才讓對方了解,我們只有要租禮服,但因為要帶去瑞典又要順道旅行的關係,要租一個月。婚紗公司的人第一次遇到這樣的case,也幫忙挑選到素雅不誇張的禮服,有關於出席婚禮衣著這件事才定案。

 

第二項要提早進行的任務是請老師到家裡教華爾滋,別人是新娘要在婚禮前忙婚禮的事,應該沒有來賓也跟著忙了一個月的!

 

臨時找來的教舞老師也沒把握他教的華爾滋是不是瑞典人跳的華爾滋。不管啦!也沒救了,先學再說。惡補了幾堂課,還是沒有十足的把握,不過聽說華爾滋是新郎新娘開舞後,其他來賓才會來邀舞,我們只好在出發前一直祈禱,不要有人來邀舞、不要有人來邀舞...碎碎唸到婚禮前一刻。

 

參加婚禮前,先到德國找ElfiKarl-Heinz,講到我們對跳華爾滋並不是很有信心,希望婚禮當天可以不用跳。ElfiKarl-Heinz眼睛一亮,閃出漫畫裡的星星狀,異口同聲說「交給我們好了!」從此每天早上起床刷完牙後第一件事,就是練習華爾滋舞步。

 

原來Karl-Heinz是德國海軍退役,軍人常有機會跳舞,華爾滋只是基本而已,Elfi本來就是Karl-Heinz的舞伴,幾十年的跳舞功力不是假的。就這樣Karl-Heinz帶著我、Elfi帶著我同學練起了華爾滋。

 

不練還好,一練心裡的石塊更是往下沈。完了!為什麼和台灣學的不一樣,除了音樂節奏有像以外,德國人教的華爾滋就是和我們在台灣學的不一樣。心裡很慌,完全體會到什麼叫marriage blue,原來婚前憂鬱不是新郎新娘的專有權利,像我們這麼傻傻受邀的外國人也會得婚前憂鬱的。

 

竟然台灣版和德國版的華爾滋不同,實在有點擔心,會不會出現變種瑞典版華爾滋?我和同學有點駝鳥,一直想找聽起來不奇怪的理由可以不用在婚禮上跳舞出糗。光想到高跟鞋拌倒禮服長裙,摔了個四腳朝天,搶了新娘的風采,還有可能SNG連線,讓全瑞典看到我們的窘態,就冷汗直流。

 

在心中吶喊,天呀!我可不可以不要跳華爾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ffanysCafe 的頭像
TiffanysCafe

樂。樂。生活

TiffanysCa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