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遠不會忘記這裡,因為這裡是我生平第一次起了犯罪意念的地方。
身家清白連蔥都沒偷過一根的我,來到這裡怎麼突然著了心魔,當場想擊昏幾個皇家警衞,用力打破玻璃箱,把鑲滿大顆鑽石光芒刺眼的小匕首帶走!要不是看在每位皇家警衞都配有二隻衝鋒槍的份上,說不定現在就不是在電腦前寫國家寶藏的故事,而是在牢裡寫懺悔錄,或早已被衝鋒槍打成蜂窩不成人形。
斯德哥爾摩是世界上博物館最多的城市之一,博物館數量超過七十間,偏偏Camilla帶我去的博物館都是會挑起我犯罪慾望的地方。第一個去的博物館外表上看起來毫不起眼,尤其是在某個下雨天去,害我以為是要進去避雨。在又濕又冷的天氣中,比麻繩還粗的黃金在博物館的「黃金屋」裡點亮光芒,如一盞明燈引領我走入維京歷史。
 這個有如時光隧道的博物館叫做瑞典國家古董博物館(Swedish Museum of National Antiquities),主要收藏品從北歐石器時代到十六世紀瑞典相關考古文物和中古世紀的教堂藝術品,在國際上享有相當的知名度。但對我們這種市井小民來說,一直看著石頭眼皮就會重到難以撐開,索性就聽Camilla的建議直奔黃金屋(Gold Room)。 
Camilla真不愧是我最好的朋友,果真夠了解我!一踏進大名鼎鼎的黃金屋,瞌睡蟲馬上像氣泡一樣消失,取而代之全身細胞都舒活起來!
 黃金屋裡許多展示品是在沙漠中找到的,到現在真正製造的年代還是個謎,只被統稱為斯堪那維亞的黃金時代(Scandinavia’s Gold Age)。有些已有一千五百年歷史的黃金項圈(比大型狗的狗鏈還粗,像是連接船錨的鐵鍊粗細),直到科學發達的今日,金匠們仍無法參透當年是如何製造的? 
我腦海裡發出聲音,摻雜著北海小英雄的真人版畫面。嗯~~金鏈條掛在強壯的海盜身上發出閃閃亮光一定很性感,中國古代都是俠士配寶劍,北歐的維京海盜配粗壯的金條畫面也是蠻好的。 
套句瑪麗蓮夢露的話「鑽石是女人最好的朋友」,這句話同時也是Camilla的口頭禪。每當女人們圍在卡地亞、梵克雅寶專賣店裡,試戴著一顆比一顆還大的鑽石,原本站在旁邊的男人漸漸退散到後方去,到後來突然施展隱身術,消失在專賣店中,或裝忙跑到別家店去逛。
 繼黃金屋的滿天金條震撼之後,來到了瑞典皇宮(The Royal Palace)。建於十七世紀的皇宮,不是國王的居住地,國王住在郊區的皇后島,每天開車往返住家與皇宮。皇宮每天中午十二點都有王宮衛隊依古老傳統舉行隆重的換崗儀式,大批遊客會追著領先出場的皇家樂隊來到皇宮前,人手一台照相機或攝影機,閃光此起彼落,非要紀錄下這寶貴的一刻不可。交接儀式結束後,原本像是追星族的遊客,好像剛才是臨時演員,演出最high的表情;突然間導演喊收工,全部的人馬上一哄而散,個個換上最冷靜的表情,在我看來,比交接儀式還有趣的就是這般人間真實情緒變化演出!
 原本以為來到皇宮,已感染到皇家的氣息,舉手投手也變成標準千金小姐樣子的Camilla。這時,眼睛又開始閃著亮光,說要帶我們去一個她最喜歡的地方。嘿~你猜她要帶我去那裡?答案呼之欲出。噹!噹!「鑽石是女人最好的朋友」,而全瑞典最閃亮的地方就在皇家寶藏室(The Treasury)!                                
我們沒有像其他觀光客先去參觀皇宮內部,看那有名的掛毯,而是買票直奔宮殿下的寶藏室。陰暗的地下室有股不尋常的氣息,穿著深色制服背著槍的警衞,眼睛發出老鷹發現獵物的光芒,好像隨時會冷不防地出現在你身後,窺穿你想偷竊的慾望。 
沒辦法!在這幾十坪大的寶藏室裡擺著國王、王子與公主的十二頂王冠,還有象徵皇室的權杖、鑲上各式彩色珠寶的珠寶球、小短劍等珠寶。古文裡的「暗室生輝」如果用在這裡,不知道會不會被作者從墳墓裡爬出來打!?但真的是這樣,不止是珠寶本身閃耀著七彩光芒,看到我同學小敏臉上映著鑽石反射上來的瑰麗射線時,我差點禁不住叫出聲!太美了!美到沒有真正貼切的形容詞足以形容我眼前的美麗影像,七彩的夢幻光芒會隨著人體走動而轉動,像顆disco ball般熠熠生輝! 
喊著「我只要這匕首!要不然這顆紅寶石也可以!」我們死賴在小小的皇家寶藏室裡不走,流連忘返地甚至討論起作案後要如何躲開警衞、要如何順利逃跑。腦海裡構築起犯罪計劃,就在這個離諾貝爾和平奬頒奬地不遠的地方,竟然起了罪心! 
後來回到Camilla爸爸家,她爸一聽到Camilla帶我們去皇宮時,馬上接著說:「那你們一定有去寶藏室吧?」知女莫若父!我們紅著臉,猶如偷吃糖被抓到的小孩般點點頭,然後再度陷入與閃亮寶石的狂戀中。  
【瑞典國家古董博物館官方英文網站
 
瑞典皇宮官方英文網站

 

    全站熱搜

    TiffanysCa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